从宁波灵均被处罚说开去

2024-02-26 09:30:04 来源:上海证券报 作者:赵明超

  对于公私募基金来说,近期备受业内关注的事件,莫过于量化私募基金净值大跌,以及宁波灵均被沪深两地交易所处罚。

  2月20日,上交所和深交所发布公告称,宁波灵均集中大量下单卖出,影响了正常交易秩序,从2月20日起至2月22日暂停其交易,并启动公开谴责纪律处分的程序。

  根据沪深交易所公告,2月19日,宁波灵均名下的多个证券账户,在上午开盘一分钟内,通过计算机程序自动生成交易指令、短时间内集中大量下单,卖出深市股票合计13.72亿元,卖出沪市股票合计11.95亿元,造成两市指数快速下挫,影响了正常交易秩序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深交所公告同时称,今年以来,宁波灵均已多次因异常交易行为被深交所采取书面警示等监管措施,但其仍未改正,继续发生异常交易行为。

  从最新的监管举措来看,继建立量化交易报告制度后,沪深交易所还从制度端、准入端、交易端、信息端、机构端等方面入手,推出了一揽子举措,加强量化交易监管的针对性和精准性。

  从行业发展现状来看,量化交易已经是众多机构的重要交易方式,但量化交易特别是高频交易相对于中小投资者具有明显的技术、信息和速度优势,一些时点也存在策略趋同、交易共振等问题,加大了市场波动,有必要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。

  过去几年量化私募风生水起,尤其是2021年初以来,核心资产处于去估值状态,众多资金转向中小市值标的。在市场风格切换和资金的推动下,量化私募获得了较为明显的超额收益。在赚钱效应推动下,量化私募规模迅猛增长,头部公司规模增长至数百亿元乃至一千亿多元。

  在投资逻辑自我强化的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入中小市值公司乃至微盘股,部分量化私募甚至选择通过券商自营交易平台加杠杆的DMA策略,加上两到四倍的杠杆,这种短期套利资金将微盘股的估值大幅推高,风险也随之不断积累,最终随着流动性的告急,产生了严重的踩踏效应。

  从投资本源来看,投资获利的源头是上市公司的盈利,但套利资金更在乎短期获利。一旦交易越来越拥堵,就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踩踏,最后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来做“终结者”。

  查理·芒格说,各种量化交易的共同点在于,它们容纳不了太大的资金,资金量大了,算法会失效。“幸亏量化交易有这个缺陷,否则就泛滥成灾了。”查理·芒格说。

  上述规模受到限制的道理,很多量化基金都明白,但在策略失灵之前,持续逐利的本性是不可能让他们止步的。而且,当他们意识到要止步的时候,其实已经处于崩塌状态了,这也是最魔幻的地方。

  过去几年,在持续的赚钱效应下,很多量化私募基金产品被一些投资者理解为“高收益、低回撤、低风险”的产品,投资者只想持续稳定地获利。他们没有意识到,随着涌入的资金越来越多,风险也在不断地累积。

  回溯春节长假前几天微盘股的崩塌可以发现,在这些微盘股前期走强的过程中,不少量化基金也是背后的推动者。如果把这些微盘股看作是交易筹码,是他们推高了筹码。而当形势逆转、各路资金夺路而逃时, 微盘股的股价便如雪崩一样飞流而下。

  当这种雪崩发生的时候,几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